超声专家刘子建教授访谈录 - 太和文苑 - 十堰市太和医院(国家公立三甲综合医院,全国改革创新医院,太和医疗集团)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太和新闻 > 太和文苑 > 详情

超声专家刘子建教授访谈录

樱花盛开的三月,中华胎儿医学基金会《中国产科超声医师资格认证理论课程》第十期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如期举行,此次参会让我有幸认识了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刘子建教授。


武汉之行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因为超声界大腕们的风采、精彩纷呈的会议内容、武汉阴冷的天气、柔美迷人的樱花,更是因为大会主席刘子建教授。对刘子建教授慕名已久,却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短短几天,带给我太多的感触。

刘子建教授在整个会议中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每个专家的讲课他都在现场聆听,课后与主讲老师沟通答疑;在现场演示的环节中,他生怕学员们不能领会到精髓而反复提醒;以及遇见不平之事的仗义执言;他在现场演示胎儿心脏超声切面扫查的过程中自嘲说:我就是没有熊奕打得好......得到的却是台下的所有人会心的笑声。等等太多细节,让人印象深刻。很多学员发自内心地说:这是全心全意为了咱们好啊……无论是课间的休息时间,还是晚宴的间隙,刘子建教授走到哪里就被学员包围到哪里。学员们争先恐后地与他合影,一张张笑脸灿烂如霞。我想说,一个国家的国民对知识的追捧超过了影视明星,这样的国家才是有希望的国家,这样的专业才是蓬勃向上的专业。


(图:刘子建教授、石华教授合影)




年龄渐长,日趋成熟稳重,已经很少有人这样触动我的内心。一直想把心中所感记录下来,可是担心会用力过猛,显得浮夸,让人误读;又担心自己文力不够,不能客观正确传达内心的感受。所以,采用了访谈的方式,小范围调查,选取出几个大家最感兴趣的问题,请大家亲自来感受一个真实的刘子建教授。


问:武汉会议的晚宴上,您特别的轻松幽默,所以很好奇,您小时候是不是一个特别淘气的男孩子?
答:我小的时候是一个很乖很静很内向的男孩,基本上一天到晚待在家里,很难想象对吧?性格的改变是在进入大学之后,大学的遭遇跟小学、中学是完全不同的。在大学里面突然发觉自己这样的性格跟所有人都是脱离开来的,长远来说是不行的,所以我就特意地要求自己和别人多一些沟通。当然人的性格其实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是很难完全改变的,但只要你愿意的话,有一部分是可以改变的。童年照片嘛…..那个年代拍照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家里穷,没有什么儿时的照片。
刘子建教授童年照

blob.png


问: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从医?
答:当初为什么选择念医科吗?不是那些常见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家里面有医生或者父母想我念医科,在我准备进入大学,要选择哪个学系的时候,考虑到理科我非常喜欢,但是纯理科我很难想象一生去做这样的工作,文科不是我的长项,商科我不喜欢,基本上就剩一个工科,或者医科。医科比较神秘,因为我不懂嘛,就是觉得蛮神秘的。我的成绩也可以,那就从事医科吧,要是不喜欢我还有其它的路可以走。所以我就选择了医科。进入医科以后其实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我对医科是很有兴趣的。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妇产,在毕业以后选择专科的时候,妇产科是自己一个很正面的选择,因为妇产科我觉得还是一个让我很喜欢的专科,可以这么说在整个学生生涯里面最开心的就是在产房里面的经历,所以我就选择了妇产科。
问:能否介绍一下国内外超声医师的异同之处?
答:我觉得这个其实是比较难去比较的。因为绝大部分国外都没有专门的超声医生,他们有影像科,但是他们的培训包括MRI、CT、超声,所有都做,单纯做超声医生非常非常少。再者就是绝大部分的临床专科其实现在已经把很大部分的超声放到他们自己的工作里面了。譬如说心脏科医生都是他们自己去做心脏超声的,外科现在大部分一些基本的超声都是他们自己来做,妇产科很大部分超声都是妇产科医生做。

当然国外也有一些超声专业的技术员,他们不是医生,他们就是单纯培训去做超声的。我这样说好象不是很准确,但是其实我的感觉现在国内的超声医生有点像国外的超声技术员。

因为在国外超声医生也有一个临床医生的责任,就是根据这个病人去决定应该要做哪一些超声,超声出来的报告会怎么去分析,他会跟临床有一个非常紧密的配合。甚至于临床医生觉得想要做这个检查,但超声医生觉得不应该做的话他会拒绝做或去和临床谈。报告出来有问题应该怎么处理,他也会对临床进行一个提示或沟通等等。虽然他主要是在应用一个超声技术,但他会承担医生的一个责任。

而国内的超声医生基本上就是做一个技术,我的看法来说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不好意思,我这个可能把这个超声的位置放的比较低的,但是这是我的感觉,因为国情不同吗,所以真的很难去比较。
刘子建教授工作照1467642940934650.jpg
问:中国的超声医生如何做才能变得更好?
答:最重要的是超声医生自己要搞清楚,你们自己的定位是怎么样的。当然你们可能会觉得定位不是你们定,是国家定的,卫生部定的,而他们定的是你们只可以做超声不能做咨询。但是我的看法是不同的,很多事情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就好象我进大学以后决定我的性格要改变一样。要是你们的定位是愿意接受现在的这种情况的话,我认为你们就不应该经常诉说或者谈论怎么产科医生不理解你们,让你们做一些你们不同意的事情等等,因为你们接受了你们只是做超声没有别的其它的作用的话,这就决定了你们只可以做一个技术员的水平,这么说不好意思了。

要是你们觉得医生不应该是这样的,医生应该是通过技术帮助孕妇或者病人的话,你们做的就不单单是超声这个技术,而是这个技术产生的信息怎么应用到这个病人身上。就算不是你们自己去作咨询或者处理,而是你们产前专家建议去跟踪等等,但至少你们应该有个根本观念上的改变,就是你们要和临床医生合作,你们的意见他们也需要尊重。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我不擅长用普通话把我的想法表达的清楚准确。现在目前的情况来说,超声医生他的角色就是做一个技术,其它的都和他没关系的,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只可能是一个技术员的水平而不是一个医生。


刚开始发展宫颈涂片的时候是,那个工作是病理医生做的;后来发觉这是一个很有用的东西,并且这是一个重复性的工作,让一个医生做是不合理的,因为一个医生不应该花时间做重复性的工作,所以培养了很多技术员去做那些涂片的观察。所以你可以知道如果单单只靠一个技术的话,这个人并不可以是完全承担了一个医生的角色。

这个我没有办法给什么意见,因为这是你们特殊的一个情况,也有一个法规的问题,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要是这个情况没有改变的话,超声发展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问:您对广大中国内地的超声医生有什么期许?
答:对超声医生的期望啊,因为我是做产科的,所以只说产科超声吧,不要说所有的超声了。我希望所有的产科超声医生,不要只聚集于超声这个影像上可以看到的东西,可以看得到多微小的东西,而是更宏观的去分析一些你看到的东西可以转化为帮助我们的孕妇和病人的有用信息,可以帮助临床去处理改变这个预后。

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有这么正面的作用,很多信息是会带来很严重的负面作用的,那些信息其实是需要我们把它过滤掉的。


这就是医生跟技术员的不同,技术员可以说是不需要动脑筋的,只要上级医生说什么就去做什么,但是医生是需要有分辨能力的。不好意思(笑),刚刚说的好像都不是太鼓励啊。


问:能否晒一下您的诊所?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

答:当然可以了。非常欢迎各位到香港见面。

刘子建教授的工作室1467643013780381.jpg1467643043455534.jpg



2016-07-04 22:37:48

就医导航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