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太和新闻 > 海外进修 > 详情

说说英国伦敦的医院和研究所 罗向红

太和精英在世界一流医院”12

说说英国伦敦的医院和研究所

——太和医院麻醉科罗向红医师手记

罗向红(左三)在实验室合影

2011年11月,我来到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医学院下属的外科与肿瘤分部麻醉与重症实验室,开始为期一年的学习。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在自然科学领域、工学领域和医学领域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在英国大学排名榜上长期位列三甲。它拥有53名英国皇家院士和57名皇家工程院院士,涌现了14名诺贝尔奖得主。伦敦帝国理工的医学院毕业生在英国就业率榜上一直名列榜首。医学院的学生格言是“work hard and play hard(工作时要努力,玩时要尽兴)”。

我的导师马大青是伦敦帝国理工里拥有教授职称为数不多的中国人之一。马老师的团队长期致力于麻醉药物的细胞保护作用研究,近年来拓展至对肿瘤增值和转移影响的研究。在马老师的带领下,一位博士后、一位博士和三位本科生已开展肿瘤增殖和转移影响的研究5年多。来到伦敦一个月,我在顺利通过关于基本科研能力的考核后,荣幸加入肿瘤增值和转移影响的研究课题组。

一年的时间,让我对英国医学院附属实验室的运作有了大致的了解。伦敦帝国理工学院附属医学院科研培训效率非常高,对国内的访问学者,导师坚持循序渐进和因材施教原则,在技术方面安排专人指导,在思路方面通过听取汇报来指导。在每一次汇报时,大家畅所欲言,导师适当进行引导。

在英国实验室做实验,出成果是第二位,坚持科学精神是第一位。这一点,我曾经有过教训。起初,由于背负了诸多人的期望,我总盼着实验能一蹴而就。在那段时间里,我的幸福感来自于日日有数据。这股子心浮气躁很快被导师看出来,他专门教育我,我才一点点由焦虑浮躁变得沉下心来,真正投入到科研工作中。

我参与医学生教学工作,先后培训了一名硕士、一名本科生和两名高中生。在参与培训的过程中,我发现这里培养学生科研能力的流程与国内流程基本相同,所不同的是教师在整个流程中的参与度更高,教师与学生之间交流的机会更多,教师与学生不存在权威与敬畏的问题。学生们总是信心满满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们的自信从不会因为技术和经验等因素而被打击,真正体现了“科学面前人人平等”。

在实验室学习结束前,导师帮助我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附属Hammersmith 医院进行一个月的参观访问,发现英国医生有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强烈的认同感。他们用英式幽默表达对自己工作团队的认同:“我们医院是最棒的,如果你去别的医院参观,别的医生们也会这么认为。不过,他们是错的。”

英国实行严格的麻醉学医师培训制度,麻醉专科医师的学制根据所学内容的区别分别有7年、7年半、8年,麻醉学医师资格再认证以五年为一个周期。

通过近距离接触,英国麻醉医生的临床工作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执行规范不打折扣,以术前核对病人为例,在每位手术病人切皮前,麻醉医生、手术医生、护士齐聚病人身边,仔细核对。在病人离开手术室前,麻醉医生必须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为病人镇痛了吗?

在英国学习一年,是我人生中的一笔巨大财富。这一年,我开阔了视野,学到了很多知识。我坚信,经过这一年的学习,我会在从医之路上走得更好。

2016-09-07 09:49:03 来源: 作者:admin

就医导航


二维码